www.zyhtbj.com > 行业新闻 >

化解压力的具体举措

时间:2019-01-03 09:21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2018年货币超发滞胀,经济下行压力不断加大。2019年,中国经济该如何应对?
 
    苏剑表示,中国未来需进一步落实各项减税政策,包括企业和消费者的税费减免,激活私人部门的生产和投资热情,释放消费者的需求,从供给端和需求端拉动经济的增长。同时,未来稳增长仍需要适当的货币刺激,关键是如何实现资金朝着实体方向流入,疏通货币传导机制,如解决民营企业融资难等问题,而且2019年美联储加息周期会缩减,一定程度上给予国内扩张性货币政策执行空间。
 
    “在具体举措上,用宽货币取代宽信用,降低社会资金成本来刺激有效投资而不是宽信用来激励高杠杆投机;另一方面用大规模降税费来奖励真正的财富创造者,并激发经济活力,让经济增长更优化更平衡;而不是通过高税收后的大规模的财政刺激来创造无效投资,扭曲经济结构,给经济带来不协调和不平衡。”新富资本研究中心相关负责人向《经济》记者表示。
 
    至于企业如何去杠杆,苏剑表示,在增长中消化债务是完美的去杠杆化,即借助经济高速增长,资产价格上升,杠杆率下降实现的。面对当前中国经济下行的压力下,一方面通过适当的收缩货币的流动性,提升负债主体的资本压力,倒逼其去杠杆;另一方面采取供给管理政策,例如减税等,激发企业的发展动力,扩大企业收入,实现主动去杠杆。
 
    对此,新富资本研究中心相关负责人表示,经历2015年以来的杠杆快速扩张,2018年进行了一场外科手术式的去杠杆,高杠杆、期限错配的企业债纷纷爆雷,市场信用大幅紧缩,给经济带来了一定的负面影响,经历2018年的阵痛和清理,能活下来的大多是经济的健康肌体,政策需要有保有压,对于优质项目和公司,一方面可以考虑以债转股、并购重组的方式降低杠杆,另一方面可以通过债务展期、置换等方式来平衡资产和负债的期限,化解流动性危机。
 
    目前这个时点如何化解中国经济下行的压力?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国盛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熊园告诉《经济》记者,这个问题要从几个不同的维度去看。
 
    第一,2018年上半年之前,其实执行了一个相对比较严格的去杠杆进程,但是到了7月份之后,部分改为稳杠杆。主要原因在于我们已经取得一个阶段性的成果,往后看,我们国家去杠杆的方向没有变,但是会更好地把握节奏和力度。
 
    第二,2019年稳经济需要进行供给侧改革,生态发展、高质量发展这些方向没有任何问题,但是在短期内比较巨大的内外部的约束之下,想要把经济快速稳住,做到止血,还得靠传统的投资,比如房地产或者基建,只不过依靠地产或者基建跟过去不太一样,肯定不会搞大水漫灌,比如搞基建,方向还是基础设施投资补短板,比如搞房地产投资,现在总的基调还是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咱们可以跟过去两年一样,城市分类调控,在一些局部区域,做一些差异化或者精准化的调控。
 
    第三,理解中国经济周期的波动,还是要摆正一个认识,中国经济增速经过过去二三十年的高速增长,现在已经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这句话的背后实际意味着,我们的经济在缓慢地下台阶,或者说增速不像以往那么高。因此经济下行其实并不是一个什么新鲜事,只不过我们需要知道下行是什么因素导致的,是因为经济结构调整所带来的下行,还是因为短期实际外部冲击干扰正常的步伐,这个是不一样的。
 
    而在具体的政策调整上,华泰研究所首席宏观分析师李超向《经济》记者预计,随着2019年经济增长继续回落,三季度可能放松一二线地产刚需调控。
 
    “2019年消费、投资、进出口增速都存在一定下行压力,预计GDP增速为6.3%左右,基建仍是稳增长重要工具。在2019年三季度附近,如果经济下行压力继续加大,有放松一二线地产刚需调控的可能性。”李超表示,2019年通胀的最大上行风险情形是“猪油共振”,即本轮生猪疫情出现加速扩散、同时国际油价在地缘政治事件带动下出现超预期上行,预计2019年经济类滞胀结构将表现得更突出,名义GDP增速较2018年继续下行,名义GDP作为影响长端国债利率的重要基本面因素,10年期国债收益率仍有下行空间。
 
    在李超看来,失业与国际收支状况将是政策底线。“近阶段我国就业压力已逐渐显现,需关注2019年个别月份数据有破5.5%的风险。失业率面临的上行压力或将对政策构成短期扰动。央行对于国际收支这一目标的态度更多是维持底线思维,也就是在不触碰目标底线的前提下仅仅保持政策关注。但在中美贸易摩擦的大背景下,经常账户转负现象可能在2019年继续出现。央行外汇占款持续负增长以及官方外汇储备持续下降都会触及央行的国际收支底线。”
 
    2019年,货币政策大概率转向略宽松,财政政策更加积极。“2019年货币政策大概率由灵活适度转向略宽松,央行依然会选择数量型中介目标作为主要调控对象,在三季度一二线地产政策放开之后,社会信用扩张才能得到有效恢复,社融和M1才有机会迎来反弹。为应对经济下行压力,预计2019年仍将实行更加积极的财政政策,未来仍可能通过加大减税降费力度,减税降费总规模预计高于2018年的1.3万亿元,同时预计通过提高财政赤字率和地方政府专项债新增额度稳增长。”李超表示。
 
    2018年10月底的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当前经济运行稳中有变,经济下行压力有所加大,部分企业经营困难较多,长期积累的风险隐患有所暴露。当前我国经济形势是长期和短期、内部和外部等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外部环境也发生深刻变化,一些政策效应有待进一步释放。下一步经济政策重点继续强调“六稳”:做好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工作。2018年12月22日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定调2019年重点工作,提出“大幅减少政府对资源的直接配置”“促进形成强大国内市场”“强化逆周期调节”“实现更大规模的减税降费”新表述。
 
    “接下来两三年我们要接受经济增速放缓、互联网红利和人口红利见顶的形势,很多行业进入下半场,股市不会出现大行情的情况。但我们看到财政政策与货币政策在不断边际微调,新经济行业不断发展,所以也会出现一些结构性的机会。”张开兴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鉴于中国经济稳健且充满韧性的经济基本面以及政府高层的不断政策利好,长期来看,对中国经济还是充满信心。
 
    而这种信心来自于:A股市场低位,是低位布局,价值投资的好机会;科创板推出,中国经济转型创新驱动拥有资本市场助力;去杠杆、去产能、去库存、降成本、补短板,包括供给侧改革大方向是对的,短期一定有阵痛;面对中美贸易战,继续坚持改革开放,不走回头路;中国经济水大鱼大,世界上体量最大的市场在持续增长方面有源源不断的动力;下定决心减税,中国做了这个历史选择将促使我们步入和美国一样股债双牛的长期牛市;打破刚兑之后权益类投资将释放大量红利。
【责任编辑:admin】
热门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