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zyhtbj.com > 新闻在线 >

进一步修改完善后将上报国家审批

时间:2017-09-07 09:59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根据第一财经记者统计,目前我国共有43座城市获准修造地铁。这其中,绝大多数一二线城市已获准修造地铁,随着经济发展和城镇化的推进,地铁建设逐渐向三线城市扩散。比如,2016年以来新加入地铁建设大军的4座城市:芜湖、绍兴、洛阳和包头,均是三线城市。
 
  福建省经济总量第一大市泉州,日前公布了《泉州市城市轨道交通近期建设规划(2018—2023)环境影响报告书第一次公示》,两条线路共72.46公里,且全部是地下敷设方式。
 
  在经济一大省广东,今年4月印发的《广东省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发展“十三五”规划》显示,地级市中山将在十三五期间建设一号线一期、二号线一期等,建设里程约44公里。这也意味着中山将成为广东第五个结缘地铁的城市。此外,广东还将支持珠海、汕头、江门、惠州、湛江等符合条件的城市有序发展适宜的城市轨道交通。
 
  按照今年初公布的《河北省轨道交通发展“十三五”规划》,河北省加快推进邯郸、秦皇岛、唐山、保定、张家口等市城市轨道交通建设规划编制工作,适时报批并启动项目建设。
 
  在广西,未来柳州、桂林城市轨道交通也将起步发展。尤其是柳州,作为广西最大的工业基地,分布着五菱汽车、两面针、金嗓子、柳工等著名企业,2015年该市中心城区人口达到了163万。按照规划,十三五期间,广西将力争实施柳州城市轨道交通第一轮建设规划。
 
  今年1月,湖北宜昌轨道交通一期建设规划完成省内预评估,在进一步修改完善后将上报国家审批。据了解,宜昌初步规划向国家申报轨道交通一期建设规划(2017-2023)为1号线一期、2号线一期、3号线一期共72公里。计划2017年取得国家批复并达到开工建设其中一条条件。
 
  根据第一财经不完全统计,未来拟修造地铁(含轻轨)的三线城市约有50个,这些城市中,山东、河南、广东、安徽、河北等人口大省最多。
 
  这其中,像山东、河南、河北等地,人口规模大,城镇化率仍比较低,目前获准修造地铁的城市仍比较少。在未来在加速城镇化的过程中,将有大量人口进入到城市内,再加上汽车的普及,地面交通日益拥堵,因此不少地级市也产生了对城市轨道交通的需求。
 
  以山东为例,根据去年公布的《山东省城市道路交通基础设施“十三五”发展规划》,除了已经获准修造地铁的青岛、济南两城之外,“十三五”期间淄博将启动轨道建设,开工建设1号线、2号线;烟台市建成覆盖中心城区主要客流节点的城市轨道骨架线路,十三五末线网规模达到70公里以上。
 
  潍坊市将建成市区1号线一期和市区2号线,“十三五”末线网规模达到45公里以上;济宁市建成普线1号线、快线1号线、快线3号线;临沂市启动城市轨道交通线网规划建设工作,确保中远期建成城市轨道网络骨架。
 
  在安徽,除了已获准修造的合肥和芜湖外,未来该省还将启动淮南、马鞍山、蚌埠、安庆等市城市轨道交通主要线路建设。在河南,除了郑州和洛阳,河南还将鼓励1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发展轨道交通、BRT(快速公交)等大容量公交系统。也就是说,未来河南将有多座城市有望建造地铁。
 
  贵州省社科院研究员胡晓登说,在城镇化速度加快的情况下,数亿农民进城,中心城市传统的地面交通模式已经满足不了供应的需求。在稳增长仍需要投资主打的情况下,城市轨道交通是与供给需求契合度最高的领域。
 
  相比之下,东南沿海的江浙由于经济发达、城镇化率较高,已获准修造地铁的城市较多,因此,未来拟新结缘地铁的城市就比较少。比如江苏目前已有6座城市获准修建地铁,未来只有扬州修建地铁的可能性较大。
 
  随着一二线大都市圈的发展,这些中心大城市的地铁建设也随之扩展到周围邻近的城市。比如河北省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发展“十三五”规划提出,“十三五”期间,河北将推进环首都县(市)与北京市城市轨道交通衔接项目,率先建设平谷线(经三河)。研究推进亦庄-廊坊、大兴-固安、房山-涿州等环京县市与北京市城市轨道交通衔接项目。
 
  与此同时,深圳地铁也在计划进一步延伸至惠州,西安地铁规划延伸至咸阳,厦门地铁将延伸至漳州,武汉地铁拟延伸至鄂州等。
 
  不过,专家也提醒,在一二线大城市之后,未来普通的三线城市要造地铁还是应该更谨慎一些。因为现在很多三四线城市,由于其对周围的辐射吸引力有限,人口非但没有增加,反而在向一二线城市移动,因此不可对未来的城市人口增长过于乐观。
 
  以河南为例,今年6月发布的《河南城市发展报告(2017)》指出,目前河南的情况是,农村人口大多直接向郑州等大城市流动,再加上三、四线城市人口也在向郑州转移,造成郑州人口激增,三、四线城市人口流失。
 
  其中,郑州是2011-2015年全省唯一的人口净流入地区,外省流入河南人口的37%和省内流动人口的60%均流入郑州,“十二五”期间郑州净流入人口达185万,仅比深圳少1万,在全国大中城市中位居第七。而同时,省辖市的中心城区不仅无法有效吸引市域内的农业专业人口,而且原有人口向郑州转移的趋势也无法扭转。
 
  另一方面,随着拆迁等各种成本的上升,轨道交通的造价也不断升高。按照三期规划中的数据计算,广州城市轨道交通第三期每公里造价达到了8.5亿元,长沙城市轨道交通第三期每公里造价也达到了6.9亿元。因此,对三四线城市来说,是否上马城市轨道交通,以及选择上马什么样的快速交通方式,仍需因地制宜,慎重选择。
【责任编辑:admin】
热门文章 更多>>